今天:
竭誠為您服務

咨詢熱線:1582-706-3129

精心施教 貼心服務

武漢老萬摩托車駕照培訓網

培訓資訊

Training information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培訓咨詢 > 駕考資訊

我們離摩托車解禁還有多遠?摩托車商會向發改委遞交意見建議報告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9-04-25 瀏覽:
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辦公廳發布了關于征求《推動汽車、家電、消費電子產品更新消費促進循環經濟發展實施方案( 2019-2020年)(征求意見稿)》意見的函。中國摩托車商會向發改委遞交意見建議報告。
打開百度App,看更多圖片
商會在報告中建議:希望政府職能部門和地方政府能更加重視涉及民生的出行問題。消除對摩托車產品的認識偏見,正視摩托車在改善城市交通狀況方面發揮的積極作用,放開或有限度地放開禁限城市對摩托車的限制管理,增加居民出行選擇的多樣性,并緩解城市交通擁堵;希望政府主管部門將摩托車與汽車同等對待,給予補貼政策,支持并鼓勵符合國四排放標準的節能環保摩托車銷售,加快以舊換新,促進摩托車更新換代;出臺政策,鼓勵外賣、快遞等特殊行業所用超標電動車更換升級為節能環保符合國四排放標準的摩托車或電動摩托車;以及階段性地為250cc及以上排量摩托車減免消費稅,推動中大排量摩托車產品的銷售。中國摩托車商會預測,這些舉措如果得以實現,將給我國市場帶來約500-600萬臺的摩托車銷售增量,及約 1000-1200億元的市場消費,不但滿足了消費者的多種需求,解決了民眾的出行問題,也為摩托車行業發展創造了空間,將會最終推動整個產業的轉型升級,促進產業健康發展。
關于中國摩托車商會向發改委遞交意見建議報告,有理有據的將摩托車從環保、經濟效益等政府關心的問題上都給予了中肯的意見,行業商會的一個很重要的責任也是為政府制定政策決策之前給予充分的行業領導,給政府部門提供更多的行業知識。
禁限摩這件事,從法律層面上是違法的,但是為什么還要違法來限制一種交通工具呢?我認為根源在于政策制定者對于摩托車這個交通工具不夠了解,雖然沒有做過調查,但是我相信全國市一級政府領導班子里有騎摩托車的寥寥無幾,可能有摩托駕照的都屈指可數。在這種情況下,很難在政策層面有所照顧,所以此次中國摩托車商會向發改委遞交意見建議報告有著非常大的積極作用,至于是否被采納,并且出臺解禁的政策,可能并非一朝一夕,但是對于政策決策者來說也是一個學習機會。能夠在日后出臺政策時心中有所周全,也不失是一件好事。
從另一個層面來講,與摩托車很相似的一類交通工具--電瓶車,近些年可以用泛濫成災來形容,瞬間塞滿了全國各地大街小巷。實際上能說明一個問題,大家對兩輪交通工具的便利性是有需求的,只是礙于禁限摩的法規,無法得到滿足,一旦有可替代的電動車出現,這種需求訴求就會瞬間釋放。
由于大量的電動車快速的被普及,反推政府要快速反應來出臺相關政策,目前全國各地已逐步開始針對電動車出臺標準和上牌、駕駛政策,引導行業正向發展。電動車相對于摩托車來說,是新生事物,遠遠沒有摩托車成熟,雖然目前國內禁限摩,但是針對摩托車的法規遠比電動車要完善,在制造標準上也比較完善,也有國際標準可以依照。在使用層面上,也與四輪小汽車持證標準并軌,從理論上講,能管得了汽車就能管得了摩托車。
為什么要放棄一套現成的標準去重新制定一整套方案來管理電動車,而不去解禁摩托車?這個問題沒有人能回答的了。能夠促進摩托車解禁,需要政策制定者能夠有足夠的魄力打破那些被誤傳成真的固有印象,需要有足夠的知識去破除偏見。
鄰國日本在交通治理方面有很多值得我們借鑒的地方,關于摩托車駕駛者有著比較細致的規定:
駕照種類:一、50cc以下的稱為原付,類似于國內的小型踏板助力車。不許載人,最高限速30km/h.二、50—125cc為小型二輪,允許載一人(一年駕齡以上),沒有30km/h限速,但是不能上高速。三、125—400cc為普通二輪,允許載一人(一年駕齡以上),沒有30km/h限速,可以上高速,允許高速載一人(三年駕齡以上),這種駕照考的人最多。四、400cc以上為大型二輪,允許載一人(一年駕齡以上),沒有30km/h限速,可以上高速,允許高速載一人(三年駕齡以上)機車的排量越大,考試的難度相應越難,普通二輪摩托車資格考試教練車為本田CB400,排量為400cc。
我國臺灣地區針對摩托車的管理也有一套方法:
臺灣的摩托車依照排量差異,共區分為綠牌(50cc以下)、白牌(51~250cc)、黃牌(251~550cc)與紅牌(550cc以上),等四個不同的摩托車牌,同時駕照也分為輕型機車駕照、重型機車駕照與大型重型機車駕照共三種,輕型駕照只能駕駛50c.c.排量,而重型機車駕照可以駕駛250cc以下,而大型重型機車駕照則可以行駛250cc以上的大排量重車。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